贵州日报 贵州都市报 贵州商报 热点 民生 法制 综艺 影视 人文 娱乐 新闻 都市 交通 音乐 故事 贵州手机报
要闻 | 政务 | 党建
图集 | 经济 | 民生
旅游 | 文化 | 网事
健康 | 时尚 | 体育
县情 | 名片 | 农经
政策 | 投资 | 招商
通讯员之窗
电视新闻
您当前的位置 : 多彩贵州网  >  普安  >  外媒看普安
“搬出夹皮沟,不让孩子输在教育起跑线上”
2016-05-20 10:04 来源:黔西南日报   

  4月18日,州政府副州长邓家富一行,到普安县罗汉镇老三田村蚂蝗箐组与村民共商乡村发展倍增计划。大家一致认为,要实现倍增,搬迁是最好的途径。

  “想不到,好政策来得这么快”

  下午4点,邓家富率普安县、罗汉镇负责人,驱车到大丫口,徒步一公里进村跟村民共商。

  这是农忙时节,大家都忙栽包谷。邓家富刚在村主任张德灿家院坝坐下,近30名村民就围拢上来了,把只有50平方米的院坝站得满满的。

  26岁的谭林标,是蚂蝗箐组村民中比较有文化的人,之前,他一直在外打工。见到邓家富一行,顿时有说不完的话:“这里太苦了,本来想通过打工改变命运,可人走得出去,户籍‘走’不出去,出去后还是面临就医、教育等多方面的巨大压力,最后还得回到夹皮沟里!”

  谭林标头脑灵活,谈吐风趣。邓家富得知谭林标有3个孩子,打趣说:“你是超生户?”他答:“我不是超生户,我是少数民族,政策允许生两胎,哪知道第二胎一生就是两个。”邓家富得知他书读得很好,问他为何没坚持读下去,他说:“换在城里,我会坚持读下去,说不定今天来跟村民共商的就是我了。”逗得大家捧腹大笑。

  “大家想过没有?村民如何实现倍增?”邓家富问。

  “想过,得知可以搬到城里后,我们就想,

  实现倍增的最佳途径就是搬家。”谭林标回答。

  “搬到兴义城里去住有什么想法?”邓家富又问。

  “想不到好政策来得这么快啊!”谭林标感慨地回答。

  “别说读书,走路就够了。”

  两面大山,紧紧将蚂蝗箐组夹住。村民房子依山而建,分布在大山两侧,一些在山腰,一些在山脚。一条不知名山沟,平时悄无声息,一到大雨季节,山洪爆发,才听到很响声音,很恐怖。

  整体环境条件差,没有一条像样的路,在这里看不到几栋像样房子,一些房子还用树条围起,难以抵御风雨。村民无论是出山进山,都得走很远陡峭山路,跳沟跳坎。

  蚂蝗箐组距老三田村3公里、罗汉镇12公里,没有幼儿园、小学,村民孩子上幼儿园、小学都得到老三田村,读中学要到更远的地方罗汉镇去。而这些学校,至今没有寄宿制,学生都得走读,孩子受苦不说,家长也很是担心。

  记者走进村口,一个村民坐在低矮的平房院坝里编箩筐。他叫孙启伟,50岁,全家6口人,4个小孩,最大的6岁,最小的刚满1周岁。他2011年出门打工,本来是不想回来,去年快年底装甘蔗上车时,不小心摔伤了,现在还不能做重体力活,只能靠编箩筐。

  没受伤时,孙启伟一天能编一个箩筐,现在两天才编一个。一个箩筐50元左右。老婆算是家里另一个劳力,但带着几个孩子,基本挣不了什么钱,一家人每天只有25元收入,分摊到6口人身上,每人只有4元多点。“现在孩子小,可以应付,孩子大了,都读书了,处处要花钱,实在不敢想象。”

  此时,才下午4点左右,但太阳已不由分说把光线调离山沟,仰望天空,天只有簸箕大小,光线也暗淡下来。谈起孩子读书,他直摇头。他大的个孩子在老三田村读幼儿园,“孩子太小,根本无法自己走出去上学,每天都要早送晚接。如果在城里,孩子不受这罪,大人还腾出时间来找钱。”

  “路太难走,孩子上学也不安全。”孙启伟回忆起几年前的一次山洪,至今还心有余悸。“那次,我四老爷家猪就被冲走了。谁敢保证下次不是孩子?甚至不是大人呢?”

  陪同记者采访的罗汉镇镇长陈明跃说:“这里有很多到罗汉去读书的孩子,都是走着去的,每天5点钟起床,别说读书,走路也够了!”

  “环境恶劣,打工娃不回家”

  识点字、有点想法的人,都出去打工了。十六七岁也有去的。一些熬不住家里贫穷,一些强烈渴望在打工中寻求发展机遇。然而受户籍制约,很多外出村民还得回到家乡来。

  今年50岁的村民谭洪高,会做木工,但周边村民不富裕,出的工价很低,每天累得半死,一门好手艺一天也只换来100元人民币。他家7口人,5个孩子,老大26岁,老二24岁,老三22岁,都在深圳打工。老四在普安县城读高中,每月要花费1200元;老五在顶效读高中,每月要花费1000元。每天100元的工钱,根本无法维持现有两个孩子在读高中,他每年得到广东去打几个月零工,干着比在家做木工更重的活计——砍甘蔗。

  苦一点累一些对谭洪高不是最大的痛,交通不便,环境恶劣,导致在外打工的三个孩子春节不愿意回家,这才是谭洪高最大的困惑。“你说现在的孩子邪门不?我问他们为什么不回家,难道连爹妈都不要了?你猜他们如何回答?”

  “如何回答?”记者问。

  “她们说回家穿高跟鞋穿不了,上网聊天没网络,有时手机打电话没信号……”

  谭洪高一番话,把坐在院子的村民逗得哭笑不得。但很快,就有村民说:“这有什么邪门,现在哪家孩子不都这样?”

  环境恶劣,不愿回到这个夹皮沟,又何止年轻人?进村顺山沟走不到一里,记者就看到,在一片杂乱的树林遮掩之下,一栋三间木质结构的瓦房,很久没人居住,也没人料理,木质柱子、板壁已腐坏,瓦片随时有掉下来可能。

  村民告诉记者:“这户人家主人叫孙辉,家里哥三个,全家6口人,刚结婚完就举家出去打工,之后再也没回来过。”

  “为孩子的孩子,搬出夹皮沟”

  “好个蚂蝗箐,水冷石头硬。要想吃口米,只等害大病。”

  在这个贫困代际不断传递夹皮沟,已延续了6代人生息,约有120年左右“贫穷史”。张德灿告诉记者,蚂蝗箐村组两个自然寨都不小,共有62户人家,“这里人也不算笨,都很能吃苦,很懂得上进,渴望走出这个夹皮沟,可这么多年过去了,靠读书出人头地走出去参加工作也就7个人。”

  张德灿总结了蚂蝗箐村组村民走不出去的原因——条件太艰苦,过去很多孩子都没读过幼儿园。“就我自己来说,因为入学年龄大,9岁时才入学,读到二年级就直接去读四年级了,四年级考试不及格又赶去读五年级,接下来草草去读初中,勉强把义务教育混完。我们都是输在教育起跑线上的一代人。”

  这样的生存条件,更给蚂蝗箐村组的几代人留下了刻骨铭心的痛。特别是年轻人,强烈不甘心一辈子生活在这个夹皮沟里,让孩子走自己或者走上一辈人的贫穷路。

  4月19日,谭洪高跟三个女儿打电话,三个女儿都鼓励和支持搬迁。

  “爸爸,你还犹豫什么呢?这么好的政策,你就搬吧!到了兴义,我们回来下车就到家,多方便。还有,搬到城里,我们也不用跑这么远打工,妹妹和弟弟不再一个在普安一个在顶效读书,一家人在一起生活成本会降低很多。”

  更让谭洪高挠破头皮的是,三个孩子还没结婚,却说:“我们可不想再回到那个夹皮沟结婚生子,让孩子连幼儿园都没得读,或者让你们当老人的每天跳沟过坎接送,让下一代输在教育起跑线上。”

  说完,谭洪高对村民说:“你说这孩子扯得远不?八字还没一撇呢?”

  村民们说:“不远,不远,你三个孩子都属已婚年龄了。”

  这时,谭洪高低下头,说:“看来,还真不能跟孩子对着干!在这里创造不了好的条件,为了孩子的孩子不输在教育起跑线上,我们还是搬吧!”

  “是啊,党和政府都这么关心我们的今天、明天,我们有什么理由无动于衷,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呢?”

  面对此情景,陈明跃、张德灿十分欣慰。

  

 
作者:贺 成 编辑:邓志明 责编:邓志明
相关新闻
微博平台
 
 

  要闻
·
·
·
·
·
·
·
·
文化
四球茶 世界唯一 普安独有
走进中国苗族第一镇▪龙吟
·太平盛世普安红
·你是我的绿,我是你的红
·锦 绣 普 安
旅游
普安县政区概况
好山好水好风光
美丽的北盘江
·乡村体验旅游观光园即将在江西坡镇联盟村建成
·风情土坎子 浪漫“跳坡节”
·新春联欢喜过年 尊老爱幼传美德
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网站简介 | 广告刊例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地图
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(ICP):黔B2-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 5212006001
营业执照:52011500020177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2408241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黔)字001号